湖北省内新冠肺炎病死率最高为什么是天门

截至2月9日24:00,新冠肺炎确诊40171例,死亡908例。

从除夕到十五,在对新冠肺炎疫情“拐点”的期盼中,鼠年春节已正式落幕。

公开资料显示,天门全市仅有2家三甲医院。除天门市第一人民医院外,另一家则是天门市中医医院。

在疫情中心,2月9日,湖北省卫健委首次公布省内各市州病死率。其中,天门5.08%,居全省首位。

9日,杭州萧山机场,576名医务人员飞往目的地湖北。

在“第三方机构名单”里,可开展核酸检测的13家中,12家都在武汉,还有1家在黄石。

这是浙江省派出支援防疫的第四批医疗队。1月25日,首批135名医护人员紧急驰援武汉;1月28日,149名医疗和护理骨干赶赴湖北;2月4日,21名队员组成的浙江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携带防护、检测、治疗和生活等物资到达武汉……

队伍由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传染病或感染科、重症医学科、内科等专业组成,随行携带呼吸机40台、除颤仪4台、中心监护仪4台、心电监护仪60台、ECMO1台,设施设备等物资40余吨。

从1月16日开始,从远距离的广州迁入天门的占比逐渐下降。到1月23日,广州已连续两日跌至天门迁入来源地第7名。

实际上,不仅是天门,鄂州新冠肺炎病死率也一度超过武汉,仅次于天门排在省内第二。截至2月9日24时,鄂州病死率较前一日略有上升,排在湖北第三。

值得注意的是,在天门市内,确诊病例几乎已覆盖全部城区和乡镇。根据近5天公布的数据,当地城区新增病例,分别占天门全域40%、44%、25%、50%及35%——乡镇新增占比,均超过一半及以上。

在一马平川的江汉平原上,天门山拔地而起。

也是从这天起,天门确诊病例不断上涨,死亡人数也开始增加。当地病死率,自从1月27日从0骤升至8.7%之后,直到2月4日,都一直在近7%至9%的高位区间徘徊。

两者人口规模相近。2018年底,湖北全省仅武汉和宜昌两座城市,常住人口多于户籍人口。其他15个市州中,鄂州常住人口仅107.8万,跟天门一样排名倒数。两者的常住人口,仅与武汉的“零头”相近。

正因如此,在2018年武汉GDP已占到湖北近四成背景下,天门与武汉之间的人流联系强度大,加剧了当地疫情防控难度。

当天,浙江共抽调800多名医务人员组成5支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支援湖北医疗队,分别从杭州、宁波飞往武汉。

“前期,武汉周边市县很多都难以做确诊检测。天门很多疑似病例也难以确诊,因为没有条件。”杨晨说。

作为湖北省直管市,天门2018年常住人口仅127.2万,在省内排名倒数第五;同年GDP为591.15亿元,排名倒数第二,仅高于人口不到8万的神农架林区。这座“默默无闻”的城市,真实情况到底如何?

在这样的背景下,天门病死率也逐步降低。截至2月9日24时,这一数字已下降至4.61%。当天无新增死亡病例,新增出院9例。

根据今天公布的最新数据,截至2月9日24时,湖北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病例29631例,死亡871例,病死率2.94%。天门病死率4.61%较昨日有所放缓,但仍高于疫情最为严重的武汉4.03%。

如果再进一步将视线聚焦,迁入天门具体人流来源地,特征则更加明显。根据百度迁徙数据显示,从春运第一天(1月10日)开始,广州和武汉两座城市,长时间高居迁入天门来源地比例前两名。

天门以山得名,距省会武汉仅一百多公里,高铁只需半小时,驾车不到两个钟头。

从经济实力看,鄂州与天门同样排名靠后。其中,天门更是排名倒数第二,仅高于人口不到8万的神农架林区。

可以看到,今年春运,天门前期迁入人流在1月21日前后达到高峰。

不过,这一趋势正逐渐好转。

地图上,鄂州和天门面积相近,都是挤在几个“大块头”夹缝中的“小城市”。

湖北以外地区,新增新冠肺炎病例已连降6天,前期疫情防控措施效果逐渐显现。截至2月9日24时,全国病死率为2.26%,湖北以外地区病死率为0.35%。

在湖北省卫健委2月5日公布的全省可开展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机构中,“医院名单”一项,武汉有25家;黄石、十堰、襄阳、宜昌、荆州等市则有4至5家不等。而咸宁、鄂州、仙桃及天门4座城市,仅有一家医院可开展核酸检测。

相比之下,武汉占比则一路走高。1月15日,武汉接棒广州,成为迁入天门来源地第一名。到1月23日武汉“封城”当天,从武汉到天门的占比,甚至已超过当天所有迁入人群1/3。

2018年湖北各市州人口规模

天门本地人杨晨告诉城叔,除了“从武汉回天门的人多”,在他看来,“医疗资源相对不足,可能也是天门死亡率较高的原因之一”。

从确诊病例来看,天门在湖北17个市州中排名倒数第四;但从病死率来看,天门在省内一直表现突出,2月3日一度高达8.6%。

除了医务人员外,在这场防疫持久战中,浙江还组织动员各方面力量,各司其职,生产、调配、捐助防疫资源。阿里巴巴旗下电商“专项工作组”协调义乌、广州等地工厂复工,并赴14个国家和地区对接供应商;菜鸟、圆通等物流企业开辟绿色通道直达防疫一线……

乍看之下,除了都只有一家医院可开展核酸检测外,鄂州和天门两座城市,其实有不少共同点。

出发前,来自杭州市中医院急诊科、呼吸科、心内科、重症监护室等科室的医务人员统一理了发。护士傅水娟不惋惜自己剪断的长发,只担心5岁的女儿:早上6点出门时,女儿还在睡梦中,还不知道妈妈要出差。

与黄冈和孝感一样,天门也是武汉“8+1”城市圈成员之一。

2月7日,湖北省委副书记、省长王晓东指出,当前湖北市州的疫情,已呈现“城市向农村蔓延、输入型向社区感染型发展的新态势”。天门正是典型代表。

浙江省委省政府9日提出,要坚持全国一盘棋,算好全局账。既集中精力做好全省疫情防控工作,坚决做到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也要坚决服从党中央统一指挥、统一协调、统一调度,为全国疫情防控工作多担当、多贡献。(记者方问禹、郑梦雨、俞菀)

湖北省内,除武汉外,其余地区病死率为1.49%,武汉病死率则下降至4.03%。“显然,由于全国各地的医务人员到达了武汉,支持的力度变大,病死率开始下降。”央视此前报道称。

正月初一,武汉“封城”两天后,天门开始上报确诊病例。两天后的1月27日,当地开始出现死亡病例。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确诊病例一直在湖北省内排名靠后,但天门不仅病死率排名靠前,治愈病例此前也明显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