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安放的武汉游客

1月28日报道 (文/吕鑫燚)

那几天小曼甚至不敢打开微博,微博和朋友圈里的网友开始攻击武汉人,有扬言说看见武汉的人和鄂牌车辆要一把火烧掉,还看到武汉人在异地被殴打的视频……

这一路,网上各地的朋友伸来援手,但是小曼都一一谢绝了。不是不想给自己一条活路,而是受够了被惧怕被愤恨被歧视。

湖北省文旅厅市场管理处相关人士介绍,目前,全国多个地区已为湖北籍游客开通了服务热线,在此特感谢各省、市、自治区的大力帮助。同时,也呼吁和请求目前在外省的湖北籍游客认真做好个人防护隔离,全面服从各地的防疫管理和防控安排。

那一刻小曼觉得“我们不是过街老鼠,我们也是受害者。”

快到海口的时候才知道到处都封路了,一路进服务区接受测温和行程报备,有的服务区甚至禁止武汉人进入。也不可以使用公厕。很多人看见鄂A的车牌就慌张跑走,小曼每天都会接到举报电话。她和家人打趣道,我们真是一路被举报过来的。

这好像是湖北人最难过的一个春节,本应该是万家灯火团聚的日子,却有一批湖北人面临着有家不能回的苦恼。承受着网络上偏见的他们,从未如此过想念家乡。

24岁的毛毛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的苏州之行是这样度过的,15号离开武汉那时候的武汉还不是一座“瘟城”按部就班游玩几天后,毛毛就收到了“强退令”

小曼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回家,不论生死好赖,至少能堂堂正正做一个人。

湖北籍游客在外省的情况备受关注。1月29日,湖北省文化和旅游厅公布湖北籍游客在外省应急服务热线,在外湖北籍游客如遇特殊情况,请及时拨打所在地区服务热线求助。

由于飞往武汉天河机场的航班暂时取消,原计划从武汉天河机场入境返汉的旅游团队,需要改签航班从其他兄弟城市入境返回,入境后,旅游团队需要住宿、返汉交通等服务。武汉市文化和旅游局已指导和督促出境游组团社认真妥善做好旅游团队回国返汉工作。目前共有菲律宾、日本、云南等地开始统一接收湖北游客,也在和武汉相关部门积极讨论确定游客返乡时间。

“武汉也回不去了苏州也没有酒店可以居住,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看到酒店出示的禁止武汉人居住文件时,绝望感顿时扑面而来。还没等毛毛想好解决办法,当地的社区、派出所的电话又让毛毛再一次不知所措。

并不是每一个湖北人都是病毒,抗击病毒不是抗击湖北人。

新疆启动一级响应后,雪山上的客栈强制清退所有客人,关闭滑雪场。去新疆市区、离开新疆,这是当地派出所指出的两条路。小越同行的深圳朋友选择直接去新疆市区酒店办理入住,小越拿着武汉户籍的身份证找不到酒店可以入住。

和毛毛一样,去新疆滑雪的小越,在除夕夜的睡梦中被吵醒。

和武汉家人朋友报平安、在当地登记备案。毛毛解决完事情后,好在身体并无发热现象所以只需要自行隔离。可是去哪自行隔离?

出国第二天,武汉封城的消息传来,小曼开始意识到情况不妙。担心家里的亲友的安全,担心时局一旦暴乱会不会影响到武汉人的人身安全。

不可以停留,哪里都不可以待,一时间小曼觉得自己和家人无处安放

按原计划,第十四届全国冬季运动会将于2月16日至26日在内蒙古呼伦贝尔、赤峰、牙克石等地进行。

据公开资料整理目前仍有4096名武汉游客在境外,他们也在经历和小曼、毛毛、小越同样的事情。

有家不能回的武汉游客

除夕之夜,小曼在越南的心情愈发压抑,别人一个眼神,她都会觉得自己像一个杀人逃逸的罪犯。明显感觉到旁人的惧怕和远离,晚上给亲友一一致电,确保他们的安全,问询武汉的情况,写下了这篇日记。

1.27日武汉文化和旅游局发布《致兄弟城市旅游行业同仁的一封信》,诚挚呼吁和请求,各航空公司、兄弟城市旅游行业同仁,继续对武汉旅游团队回国返汉给予大力支持和帮助,让出境的武汉旅游团队平安回国返汉。

29日湖北游客在外省应急服务热线公布,有需要请打电话随着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变化,

一切都很平静,直到武汉的亲友开始反应情况变得糟糕了,小曼觉得大家都在讨论疫情开始爆发后口罩也出现断销情况,要佩戴n95口罩才能抵御病毒。小曼在南宁药店只买到几个普通口罩,但是当时的武汉还并没有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小曼将车停在南宁,和家人在东兴口岸过关时她才发觉,除了武汉人在乐观的自嘲和调侃,全国已经渐渐视武汉人为危险分子了。

不要让“武汉加油,中国加油”呼吁成为一句空话。而这,是我们每一个同胞要共同去努力的那一步。

无处安身的武汉人,担心家乡的疫情、挂念亲朋的安危、祈祷自己的安全。正当武汉游客们一筹莫展时,长沙、海南、陕西、云南、广东、广西等城市也开设了定点酒店提供给湖北游客居住,一些民宿店家也自发接纳湖北游客。滞留在外地的湖北游客,终于有了落脚之处。东呈国际集团也给出了援助。全国各地无法返乡的湖北人可以到东呈国际集团旗下的酒店入住。

求人不如求己,毛毛加了几个武汉游客无法返乡的互帮互助群,群里有散落在全国各地的武汉人,他们回不去家在异乡也没有落脚之处。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力量寻找办法。可是逐渐从封城到封省,回家成为了武汉游客最大的奢望。

没有酒店愿意接纳武汉人,谈武色变,避而远之。毛毛焦躁的内心和身体都无处安放。最后寻求了当地的朋友才找到落脚处。安顿下来后,如何回到武汉是毛毛面临最大的问题。最后毛毛拨打了武汉市场热线,从没人接到接了电话后要求她拨打当地市长热线以外,没有得到其他的帮助。

1月19号,小曼和家里人一起踏上了越南之行,计划了一个月的旅游小曼和家人都对这段行程充满了期待。

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影响,此前已有多项体育赛事推迟或取消。例如中国足球协会超级杯、CBA联赛等赛事已推迟进行,原定于武汉进行的女足奥预赛也改到南京进行。(完)

昨天晚上小曼在服务区扔垃圾,一只大老鼠逃窜着跑了,那一刻小曼心想“它也算野生动物吧,它怕我,我也怕它,但是我想了想,其实我和老鼠是同类,谁不是过街老鼠呢……”

“我从没想过自己是这样自驾游的”小曼和家人一直在车上。出发的时候带了米和电饭煲,服务区有开水,就这样过活

除夕的第二天,小曼从越南回到南宁,其实签证有效期是一个月,可能旅行社怕麻烦跟小曼说要一起回国。回国以后才发现,武汉人在外面酒店拒收,开走停在南宁在车后,路上行驶一直频频被举报。又得到武汉封城不允许人车出入的消息,小曼和家人商量着回不了家也住不了店,更不能在路上行驶和停留,那就就近去海南投靠朋友。

回武汉的方向,可以进服务区,一进服务区,所有人盯着你,小曼自觉的停在畜牧运输和危险品运输车的停车区。小曼还和家人自嘲说,现在大家对武汉人真是避而远之。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有家回不去是2020年他们面临的第一个难题。

小曼和家人就这样一边开车去海口,一边和警察交涉。向警察提出自愿在当地接受隔离,警察也拒绝了。小曼曾试着跟警察解释说现在武汉封城我们也回不了家,也住不了酒店,服务区也不可以进,我们该怎么办?警察只能淡淡的回复“爱莫能助,那你们自己待在车里,但是不可以停留,哪里都不可以待”

1月30日,民航局批复部分航空公司申请境外至武汉的包机运行,要求各航空公司不能拒绝通过健康检测的武汉旅客登机,并做好机组成员和旅客信息的留存工作。同时,民航湖北监管局也对航空公司飞行安全工作进行了强调,要求要安排政治性强、飞行作风好、技术能力突出的飞行机组执行航班,确保旅客安全回家。据悉,目前已有甲米、曼德勒、新加坡、大阪等地的武汉游客陆续返回武汉。

寄居在车上的每天心情起起伏伏,一会儿给自己打气,一会儿又压抑得不行。这么冷的天,她们每一天都提醒自己,千万不可以感冒发烧。出门前只有一套冬天的睡衣,穿到现在。不洗头不洗脸不洗澡不换衣服,下车就是去洗手间。

白岩松说:“隔离病毒,但不隔离爱。”像小曼,毛毛,小越这样,现在还流落在外的武汉人不在少数。在外有家不能回固然是一方面,但有心人对于他们无理的恶意中伤才是真的让他们“绝望”的主要原因吧。如何正确引导舆论,给予这些在外武汉人群安全感,安抚情绪。其实,和政府有关部门组织社会力量,帮助归汉的举动,同等重要。

由于封城小曼也回不去武汉,在新疆市区无法入住。和家人朋友商量后小越返回了上海的朋友家自行隔离,等待武汉开城。

可是自己总归是要回家的,每天和家里人视频,互相担心对方的安危。此刻的武汉游客恨不得有一扇任意门,门的那边就是焦急等待自己的家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