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新时代最可爱的人大医张伯礼

谁是新时代最可爱的人

迎着飘飞的细雨,他从渤海之滨飞赴江城武汉。全国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1月27日,正在天津指导“抗疫战”的他,被中央疫情防控指导组急召。

孙洋介绍,此次医学救援队带去的移动DR设备车是首次在“方舱医院”内进行作业,没有先例参考。“凭借放射线科医护人员平日里经验的积累,检查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同时,也为后续增援的队员提供了技术支持。”

帮助纷至沓来的游客拍照,整天又与雾凇为伴,胡忠海已经熟知岛上哪个地点可以拍出好看的画面。以雾凇为背景,江岸一棵长歪的树下,可以摆一个搞怪的POSE;临水的一处高台,可以把江面的开阔表现出来;一处农家院的福字前面,会拍出好看的笑脸……

疫情蔓延,面对新型病毒,如何减少病死率、提高治愈率,需要大智慧。张伯礼一直在思考,他研究了一辈子中医药,他说中医是苍生大医,治病救人几千年了,是中华民族独有的财富,是无价的瑰宝,一定能在这次疫情的防控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张伯礼建议,征用学校、酒店作为隔离观察点,给患者普遍服用中药,用“大水漫灌”的方式达到早期干预的目的。

在岛上从事旅游行业的村民会拍下雾凇和美景,而后分享到朋友圈或短视频平台,以此推介自家生意。“拍得好就有吸引力嘛。”胡彦说。

在中国工程院和有关单位支持下,张伯礼又牵头组织武汉协和医院、武汉市中医院共同为湖北被感染的医务人员建立了一个健康管理平台,追踪他们的健康状态,以中西医结合的干预方式,帮助他们更好康复。

事实上,中西医结合抗击冠状病毒的方法,他的团队已经在海河医院进行了很好的运用。而且,他在指导2003年中医抗击非典时,就已经验证了这个方法有效。此次中央疫情防控指导组召他来武汉,希望他的团队能为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发挥特殊的作用。

在72岁之年,他来到了一场大战的最前沿。初到武汉的几夜,他睡得并不安稳,因为情况远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

随着吉林省大力发展冰雪旅游,雾凇岛成了寒冬时节游客热衷的打卡地。为了迎接成批到来的游客,附近村民参与到了各类旅游设施、旅游项目的建设中,收入颇丰。“我们是在网红地做生意”。

眼下,胡忠海已经完全适应了农民和网红的双重身份。他介绍,在雾凇岛未成名前,他和村里所有农民一样,靠种地维系日子,农闲时外出打工。

当晚,在中央疫情防控指导组召开的会议上,张伯礼提出,必须马上对病患分类分层管理、集中隔离,将发热的、留观的、密接的、疑似的“四类”人员隔离开来,对确诊患者也要把轻症、重症分开治疗。

2月18日,张伯礼被推上手术台。手术之前,照例要征求家属意见,他说:“不要告诉家人了,我自己签字吧!”毕竟这个时候在武汉病倒了,他怕老伴儿担心。

孙洋介绍,此次奔赴一线的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由医疗队和后勤保障队伍组成,全队包括32名男性队员和5辆医疗车。大家兵分两路,医疗队员乘飞机先行赶往武汉,后勤保障队伍驾驶救援车辆随后到达。

胡忠海说,春节期间的雾凇岛夜晚最适合拍照。届时,红彤彤的灯笼会和星空、冰天雪地遥相呼应。而他的新年愿望是生意会一直好下去,“将来也添一部单反相机”。(完)

穿上白衣,就是战士。2月12日,张伯礼率领209人的中医医疗团队进驻武汉市江夏区大花山方舱医院。由院士挂帅的这支医疗队被外界称为“中医国家队”,来自天津、江苏、河南、湖南、陕西五省市三甲医院的中医、呼吸重症医学、影像、检验、护理等专业的209名专家,将在这里开展中医中药对新冠肺炎的临床治疗、预防、临床研究。

此前3天,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央指导组成立。身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的张伯礼名列其中。

越来越多的病人痊愈出院,张伯礼发现,他们中有一部分还有咳嗽、憋气、心悸、乏力等症状,于是建议在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武汉市中医院建立了新冠患者康复门诊,专门管理治疗这部分病人。

荆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

休息间隙,队员们既要调整自己的工作状态,也要给家里人报平安。“等我回家,我给您做您最爱吃的肉丸子”,话音刚落,吉林援助湖北医疗队队员胡光磊就落了泪。

胡忠海在招揽生意 石洪宇 摄

对重症患者,张伯礼强调治疗方式要中西医结合,以西医为主,中医辅助,但是辅助有时也起关键作用。在临床诊疗时,张伯礼发现,对重危症患者要果断、及早使用中药注射剂,早用、大胆用,往往起到力挽狂澜的作用。

疫情大面积暴发,大量病例涌来,所有医院被挤爆。实地走访多家医院,张伯礼和中央疫情防控指导组的同志们发现,各大医院的发热门诊里聚集了几百号病人,看诊排长队、化验人挤人、CT检查人满为患。走廊里,输液的病人与排队挂号的人混在一起。更让人揪心的是,医院里一床难求,不少确诊病例根本住不进来。

为全力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进一步扩大疫情摸排覆盖面,加强对发热、咳嗽人员的管理,根据荆州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指挥部部署,决定自2月10日14:00起,荆州市所有零售药店暂停向市民销售说明书上标明“具有退烧、止咳”功能的药,有上述症状的市民应尽快到医疗机构发热门诊就诊(此通告仅用于新冠肺炎疫情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期间)。

雾凇岛附近的韩屯村党支部书记胡彦说,在小岛未涉足旅游业之前,村民不会关注摄影,但时至今日已大不相同,“摄影算是生产力的一部分”。

“后勤车队队长程连文师傅还有20天就要退休了,但在队伍集结之时,他主动请缨参与救援任务。身为一个老党员,在40个小时歇人不歇车的急行军中勇敢承担着驾驶头车的任务。”孙洋说。

历经舟车劳顿,还来不及休整,队员们就立马投入到工作中。队员们顶着雨水开工,用6个小时快速建出了可靠、科学的方舱医院。

1月28日,首批几千名患者服上了中药;29日,3万人服上了中药。一两天后,一些轻症患者退烧了。

按照胡忠海的说法,他的拍照水平是在摄影发烧友的“指导”下实现提升的。构图、色彩、光影角度,“老师们传授了很多经验”。

胡忠海是岛上最关注雾凇的村民之一,雾凇出现的次数和质量关系到他的收入。某个元旦假期,雾凇连续出现3天,他每天的收入都超过了1000元。“顾客说,因为我是网红,所以愿意照顾我的生意”。

实际上,摄影不仅“成就”了胡忠海,也一定程度上重塑了雾凇岛。作为中国四大气象奇观之一的吉林雾凇名扬海内外,雾凇岛是当地观赏雾凇景观的绝佳地点之一。20世纪90年代,这里被第一批摄影爱好者发掘,小岛从此闻名。

“您把舌头伸出来,我看一下。”隔着护目镜,张伯礼为患者看舌相,然后伸出手,为患者把脉。

胡光磊说:“父亲早些年去世了,只有母亲和姐姐相依在家,我这次出来,母亲担心我,怕我有负担什么话都没说,只叫我注意安全。希望我们一起加油,早日击退疫情,我也能早日回家陪伴在母亲和姐姐的身边。”(完)

连续多天,武汉的确诊病例大幅下降,张伯礼那颗悬着的心缓和多了。在武汉疫情最严重的阶段,面对正月十五的街灯,张伯礼写下一首诗:“灯火满街妍,月清人迹罕。别样元宵夜,抗魔战正酣。你好我无恙,春花迎凯旋。”

怕影响军心,张伯礼特意提出不要将他手术的消息对外界公布。麻醉过后,他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他的助理读疫情通报,并打电话询问江夏方舱医院的情况,接听医护人员打来的求教电话。

穿上防护服,他就是个战士。中医讲究望闻问切,不到病房、不接触病人,如何能了解发病规律,如何谈得上与病毒战斗?这也是张伯礼坚持一定要亲临一线的原因。

胡忠海珍视现在的网红身份,毕竟收入是实实在在的。从经验上判断,春节前后会迎来游客小高峰。最近的每个凌晨4点钟,他在制作烤地瓜和糖葫芦时,会格外留意雾凇的质量,并将其拍摄的图片和视频分享到朋友圈。

胡忠海的摊位 石洪宇 摄

建议得到了中央指导组的支持,江夏方舱医院成立了,主要采用中医药综合治疗。江夏方舱医院累计收治了500多位患者,主要以轻症为主。最让人欣慰的是,江夏方舱医院所有患者中,没有一个转为重症,医护人员也是零感染。取得经验后,几乎所有的方舱医院都开始使用中药。

有的患者氧合水平比较低,有时好不容易升上来又降下去了,一直在波动。张伯礼临床问诊,让医生给他们注射生脉、参麦注射液,服独参汤。一两天后,病人的血氧饱和度就稳定了,再过一两天,氧合水平就上去了。

“这种状况不改变,将为后续防控和治疗带来巨大压力,会进一步加速病毒的传播,必须果断采取措施。”张伯礼神情凝重。

与此同时,在张伯礼等专家的强力推动下,武汉协和、同济、金银潭等医院的重症患者也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有些重症患者转为轻症,或痊愈出院。现在,武汉市各医院中医药的介入已经从当初的30%做到了基本全覆盖。

古稀之年,临危受命。

胡忠海正在补货 石洪宇 摄

春天已经来了,凯旋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国有危难时,医生即战士。宁负自己,不负人民!”他的誓言依然未改。有人问,您年事已高,是不是可以不必到前线来?他眼含热泪,坚定回答:“不!疫情不严重,国家不会点我的名。我必须来,而且还要战斗好!”

雾凇岛村民建起的民宿 石洪宇 摄

各级市场监管部门和医疗保障部门将组成联合检查组,开展日常巡查,一经发现,按有关规定严肃处理。

进入“方舱医院”,每一名医生要分管70甚至80名患者,在繁重的工作压力面前,医护人员毫无怨言。吉林援助湖北医疗队队员韩晋峰即将为人父,但在接到赴武汉支援任务的时候,他没有犹疑,主动请战。他深知一名ICU医生在这场战役中的分量。

手术后一两天,张伯礼就开始在病房里工作了。病床上加了一个小桌子,左胳膊上扎着静脉针,右手不停地用笔在修改着东西。那几天,正值一个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冠肺炎的项目进行到了关键时期,他放心不下啊!

2月16日,他终于病倒了。中央疫情防控指导组的领导强令他住院。“武汉保卫战”正是较劲的时候,还有那么多病人等待救治,他希望能保守治疗。“您不能再拖了,必须手术!”负责为他治疗的专家态度坚决。

“仗还在打,我不能躺下!”作为国家中医治疗领域的领军人物,他深感此行武汉责任重大。“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他早做好了准备,武汉之行不会轻松。“肝胆相照,这回我把胆留这儿了!”张伯礼风趣地说。

中医进方舱后,张伯礼更忙了。他白天指导会诊,晚上开会、研究治疗方案,甚至细化到具体病例,亲自开方。学生们劝他:“您每天太忙了,有些事,就让我们干吧!”“带兵打仗,哪有不上前线的道理,那不成纸上谈兵了吗?”张伯礼从来不听劝,穿上防护服,病房里一待就是几个小时。

“方舱医院”是一种模块化卫生装备,具有紧急救治、外科处置、临床检验等多方面功能,一般是由医疗功能单元、病房单元、技术保障单元等部分构成,机动性好,展开部署快,环境适应性强,因此被医护人员称之为“诺亚方舟”。

“生命相托是一份责任,如果不能替病人去担当,不会是好大夫。”在抗疫一线,张伯礼每天都在超负荷工作,他心里时刻牵挂着他的病人,不计个人得失,只为山河无恙。可他没有想到,多日的劳累,使他胆囊旧疾复发,自己不得不成为一名病人。

“建议中医药进方舱,这个工作我可以来做!”张伯礼与同是中央指导组专家的刘清泉教授写下请战书,中医西医各有长处、优势互补,人命大于天,能救命是最重要的,张伯礼提出由中医承办方舱。

这是一次肩负使命的出征。17年前,抗击非典前线,他挺身而出、义无反顾;庚子新春,他再次逆向而行、披荆斩棘。“人民的需要就是使命”,一个多月来,他马不停蹄、不惧危险,深入医院、社区,会诊病患、调查疫情、筹建方舱、调制处方……

混乱的局面令他焦急又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