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时期下的“云导购”微盟携手企业微信打通私域流量池

疫情期间,线下门店“紧闭”,企业的导购们无法直面客户销售商品,急需借助数字化工具实现线上客户的维护和运营,促进线上成交。

作为首批接入企业微信的合作伙伴之一,微盟旗下智慧零售解决方案帮助企业导购上云,为零售企业提供私域流量运营手段。2月20日,记者从微盟了解到,通过企业微信+小程序商城+导购帮助企业快速开展线上业务,新冠肺炎持续期间,企业微信首批“云导购”已经为众多品牌创下百万业绩。

薛绍和太平公主这对夫妻的血缘关系有些过于亲密,他们是近亲姑表兄妹。薛绍的母亲是唐太宗与长孙皇后的女儿城阳公主,也就是太平公主父亲唐高宗李治的同母胞妹。城阳公主先嫁给初唐名相“房谋杜断”中杜如晦的儿子杜荷,后因杜荷卷入太子李承乾谋反案被杀,就改嫁高门大姓河东薛家薛瓘,生下3个儿子,最小的就是薛绍。

终于,先天二年(公元713年)七月,太平公主、李隆基姑侄进行终极对决。太平公主本想在七月初四动手,结果李隆基提前得到消息,抢先在初三夜里先发制人。太平公主失去先手,败下阵来,跑到山上寺庙躲藏,3天后下山,被李隆基赐死,在家中自尽。

薛绍由哥哥抚养成人,长兄如父,弟弟娶妻,哥哥本应喜上眉梢,可薛顗却愁云满面。毕竟太平公主不同于其他公主,所受宠爱太深,娶进家门后薛家定会引人注目,树大招风。一旦陷入权力漩涡,父母当年的教训就摆在眼前。

借助微盟智慧零售解决方案,导购可以自主选择销售的商品,根据企业提供的素材信息进行一键分享。而在传播的渠道上,除了将商品信息推荐给微信好友外,还能邀请客户建立微信社群,并在群内分享商品,缩短商品的传播链条。与此同时,还能为客户提供1对1的VIP服务,并根据客户的行为偏好打下相应标签、有针对性的运营。而在转化上,导购还能给客户推送专属优惠券,刺激下单,客户下单后,导购将计入业绩提成,提高自己的收入。

薛顗造反失败,薛家自然受牵连。当年十一月初六,薛顗、薛绪被斩首。薛绍虽因驸马身份而免遭斩首,但仍难逃一死,先挨了一百大棍,后在狱中被活活饿死——这恐怕比斩首还要残酷。

微盟智慧商业事业群副总裁凌芸表示,疫情当前,数字化工具在企业应对不可抗力的疫情时发挥出巨大的能动作用,在一定程度上对冲部分业绩影响。未来商业趋势定是“业务在线,连接在线,服务在线”,建议零售企业应尽早入局,获得红利。

政变后,李隆基对太平公主的政治势力进行了全面清洗,“诸子及党与死者数十人”。只有薛崇简因曾苦劝母亲及时收手,不要贪恋权势,以致被多次打骂,才躲过一劫,没有受到惩处。李隆基还下令“平毁”太平公主第二任丈夫武攸暨墓,想必薛绍也躲不过去。考古队在发掘薛绍墓时,发现墓里的墙壁、棺椁都受到出于泄愤的损坏,印证了这个猜测。

当初武则天为方便冯小宝出入后宫,就让他出家为僧,改名怀义。又因为冯小宝出身低微,为抬高他的身份,武则天竟然打起了女婿薛绍的主意,让冯小宝改姓薛,与薛绍通谱合族,还命令薛绍叫冯小宝爸爸。冯小宝由此变身薛怀义,堂而皇之地成为薛家人,当上薛顗兄弟的季父。这在注重门第家风的唐朝初期,肯定被薛家视为奇耻大辱。加上薛怀义霸道蛮横,薛家兄弟不堪其辱,极有可能与其发生过正面冲突。

太平公主充分发挥“多权略”的政治智慧,帮助母亲铲除前进道路上的一切困难障碍,重获母亲的政治信任。薛绍去世近两年后,天授元年(公元690年)七月间,太平公主接受母亲的安排,嫁给母姓舅家表哥武攸暨。当时武攸暨已有正妻,武则天为给女儿腾位置,派人暗中刺杀武攸暨妻子。这就是《大明宫词》中武则天为让薛绍娶太平公主,杀掉其妻慧娘的故事由来,只不过移花接木到了薛绍身上。

武则天晚年,人心思唐,太平公主审时度势,于神龙元年(公元705年)七月二十二参加了逼迫母亲退位的神龙政变。中宗复辟,太平公主进封“镇国太平公主”,加封邑到5000户,她和薛绍的二子二女也都增加封邑。

据了解,微盟智慧零售将与客户联系最为紧密的导购功能嵌入到企业微信中,支持零售企业使用包括导购商品、推广素材、我的业绩、送券、邀请客户、我的客户以及客服功能等,与企业微信更好的协同,提升运营效率。目前,使用企业微信的商家,可在企业微信一键添加“微盟智慧零售解决方案”应用,即可快速实现客户的线上维护和运营,促进线上成交,实现在家也可卖货。

薛绍出生于唐高宗龙朔元年(公元661年),比可能出生于麟德二年(公元665年)的太平公主大4岁左右。麟德初年,城阳公主因参与巫蛊,连累丈夫薛瓘从中央的左奉宸卫将军(从三品)贬到房州(今湖北房县一带)当刺史(正四品),薛绍随全家迁居到房州。咸亨年间(公元670年-公元673年),城阳公主、薛瓘在房州相继去世,薛绍和哥哥薛顗、薛绪护送父母灵柩返回长安,此后应该由哥哥抚养长大。

当时,太平公主可能正怀着她和薛绍的第四个孩子。根据薛绍墓出土墓志记载,“凶臣薛怀义、周兴等用事,仓卒遇害”,可以推测薛绍冤案乃薛怀义操盘构陷,酷吏周兴审理结案,而幕后则是武则天授意,若非如此,谁敢动她的女婿。

除林清轩、Cabbeen卡宾、梦洁家纺之外,疫情期间不同行业的零售企业,借助微盟智慧零售解决方案实现业绩的逆势增长。女装品牌拉夏贝尔开启VIP用户专属内购会,将消费者的购物行为向线上迁移,小程序商城3日破千万。而内衣品牌莱特妮丝则将CEO化身为带货主播,结合社群运营实现小程序商城2小时业绩突破百万。在3C行业,联想乐呗小程序商城带动1000家门店上云,让4W导购云复工,仅超级品牌日当天小程序商城销售额突破200万。此外,片断女装通过导购盘活线下会员,同时借力直播引流关注个人号不断沉淀私域流量,并借助秒杀等促销玩法,创下3日销量880万的业绩。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博士)

弘道元年(公元683年)十二月初四,高宗驾崩。太平公主三哥中宗李显即位不到两个月,武则天就将其废掉,改立老四睿宗李旦当傀儡皇帝,随即开始了登顶一代女皇的征程。垂拱四年(公元688年)八月,唐朝宗室举行大起义,要为保卫李唐江山而斗争,薛绍的哥哥、时任济州(今山东菏泽一带)刺史的薛顗秘密招兵买马,加入了起义队伍。

赋能导购卖货技能升级

年幼的薛绍家门屡遭不幸时,太平公主正在父皇母后膝下承欢。高宗和武则天对这个唯一的女儿倾注了太多的感情,对她的疼爱超过任何一个公主。仪凤年间(公元676年-公元678年),唐朝西南方向的主要敌人——吐蕃到长安要求和亲,点名要太平公主下嫁。武则天当然不愿意爱女远嫁荒裔,但当时唐朝的军力还不足以和吐蕃撕破脸。于是,武则天修建了太平观,让太平公主假装出家当女道士,以此为由拒绝了吐蕃的和亲。

尽管过程有点曲折,但薛绍和太平公主的爱情还是光明的。开耀元年(公元681年)七月,太平公主出嫁薛绍,结婚大典举办得相当豪华。唐朝结婚都是黄昏成礼,为照亮公主的幸福之路,从皇宫大明宫兴安门南一直到薛家所在的宣阳坊西,“燎炬相属”,点燃了无数火炬,照亮了长安的夜空,甚至路两边的槐树都被烤死。参加婚礼的宾客太多,迎来送往、举办宴席的地方不够用,就借用万年县县衙当作“婚馆”。县衙的门太窄,婚车过于宽大无法通过,就拆掉了县衙围墙。

知女莫如父,高宗开始在朝中留意青年才俊,给女儿挑选意中人。绣球抛来抛去,砸中了薛绍。薛家门第高,和皇家门当户对,薛绍又是高宗的亲外甥,和太平公主年龄也相近。当然,高宗此举,也有告慰妹妹城阳公主在天之灵的考虑。太平公主对薛绍应该也很中意,要不然深受父母溺爱的她肯定不会同意。

太平公主与薛绍的前半生,完美的婚姻,幸福的相守,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可皇家爱情终究敌不过萧墙政治。幸好,先后死于非命的夫妻二人,一别25年后,终于能在九泉之下,一起将黄泉路上的风景看遍。

武则天这边呢,对薛绍没意见,对他两个哥哥薛顗、薛绪也没意见,却对薛绍的两个嫂子——薛顗妻子萧氏、薛绪妻子成氏意见很大。武则天认为,萧氏、成氏非贵族出身,“我女岂可使与田舍女为妯娌邪”,觉得她们不配和自己的女儿当妯娌相处,甚至想要薛顗、薛绪休妻。幸亏有人劝武则天,说萧氏也是江南高门,是开国初年宰相萧瑀的侄孙女,萧瑀的儿子萧锐娶过唐太宗的女儿襄城公主,是皇家老亲戚。武则天这才作罢。

薛顗之所以反对武则天,可能有这几个原因:他是高宗的亲外甥,母亲是大唐公主,是李唐政权的基本盘;当年武则天强令他休妻之事,估计还耿耿于怀;更重要的是,武则天男宠薛怀义,即著名的冯小宝,让薛家蒙羞。

微盟助力多品牌提振业绩 

中宗被韦皇后、安乐公主毒死后,景云元年(公元710年)六月二十夜,太平公主与侄子、也就是四哥睿宗家老三李隆基联手发动政变,铲除韦后,将睿宗再次扶上皇位。太平公主由此成为大唐最有权力的公主,“权倾人主,趋附其门者如市”,封邑达1万户,军国重事都要她点头才能通过。薛崇胤、薛崇简全部封王,7个宰相中有5个出自她门下,这就不可避免地和李隆基发生严重政治冲突。

薛顗向同族祖辈、时任户部郎中的薛克构请教此事。薛克构先是劝薛顗不要太过担心——皇帝外甥娶皇帝女儿在历史上是常见之事,只要你们家立身处世恭敬谨慎,就不必过虑。宽慰完薛顗,薛克构话锋一转,“娶妇得公主,无事取官府”,娶了公主后,你们家就和皇家脱不了干系,朝廷的事动不动就会找上门,日子不好过啊!薛顗听后大为恐惧,但无法亦不敢反对。

公主日渐长发及腰,有一天,她穿着武官的紫袍玉带,在高宗武则天面前翩翩起舞。父母问她,是不是不爱红装爱武装?公主莞尔一笑,“以赐驸马可乎”——还请父皇母后将这件戎服赐给驸马。

疫情期间已经有不少零售企业,借助微盟智慧零售解决方案实现导购云复工。比如,国内山茶花油品牌林清轩则从2月1日开始,全国各地的导购都进入了正常的工作模式,给顾客发护肤知识、疫情关怀,与客户交流解答问题,寻找顾客的护肤需求与销售机会。门店暂停营业期间,导购在家通过微信好友、朋友圈、社群等与用户建立联系,并通过发放专属优惠券等引导用户到小程序商城进行消费,实现业绩的突破和增长。

可能是受薛绍之死的刺激,太平公主从此走上宫斗的不归路。毕竟连亲生母亲都能对女儿的心爱丈夫下手,还有什么不能做。太平公主相信,只有将权力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保护自己不被权力伤害。

梦洁家纺则提前布局将线下门店的每一位导购作为一个流量抓手,与进店的客流绑定专属关系,进行拉社群运营。在此次疫情期间,梦洁家纺通过导购主动发起与用户的聊天、互动、好物推荐等,盘活存量用户,梦洁一屋好货小程序商城3天销售额破千万。

天授元年(公元690年)九月初九,踏着包括女婿薛绍在内的无数白骨铺就的道路,武则天日月凌空,登基称帝,改唐为周。武周时期,武则天对太平公主“宠爱特厚”,经常与之“密议天下事”。按规定,公主封邑不超过350户,太平公主却达3000户。证圣元年(公元695年),薛怀义失去武则天欢心,太平公主抓住时机,于二月初四亲自布置将其诛杀,为亡夫报仇。当然,也有一说是武攸宁所为。

面对疫情,服饰品牌Cabbeen卡宾通过微盟智慧零售解决方案,制定了高额激励导购机制,并为导购定制专属优惠券,激活以往累积的会员,促成复购。据悉,疫情期间,Cabbeen卡宾日销200万,居小程序男装品类销售榜首。

尽管是高宗钦点、公主满意,这门婚姻仍然一波三折,在两家都引起一些波澜。

结婚时,薛绍21岁,太平公主十六七岁,恩恩爱爱,先后生下薛崇胤、薛崇简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可惜,宫廷政治的风云很快压城而来,少年夫妻终究没能老年相伴。